阿里狂加码,腾讯请外援,这里是两马新战场

发达国家循环经济繁荣原因在于三点:

为何中国二手交易市场规模一直未能做大?这和中国商业阶段性发展有很大关系,二个方面制约了早些年二手市场的活跃度。

最近,阿里巴巴在闲置经济上密集出牌。

天浩认为在经济下行压力下,二手电商交易带来的“闲置经济”的作用更加凸显。如何挖掘中国广阔的二手电商交易产业,中国在模式上必须根据社会信用体系的实际,自己探索出一条建立在买卖双方完善的信用体系之上的二手电商交易市场道路,最终让买卖双方以及交易平台“三赢”才是长远之道。

阿里在循环经济上加快步伐

第一,刚需消费带来的制约。

马云曾说过这样一句话:

因此腾讯一方面扶持转转与闲鱼相抗衡,另一方面在B端进行拓展,拍拍和爱回收在C2B2C模式上,基本上是领域的翘楚。相比于C2C模式中,平台仅仅作为连接买家和卖家之间的工具平台方便买家和卖家之家直接联系、沟通,协商完成整个交易过程。C2B2C则是平台介入买家和卖家之间的交易,提供完善的服务,通过差价和抽成等方式进一步获利。

不论是何种循环利用方式,不论是回收、租赁还是优品,都体现出共享经济的本质。强调使用而非(永久)占用,最大化一个物品的使用率,进而将用户的使用成本降到最低,减少对地球资源不必要的消耗。提高物品使用率实现环保和经济的目标,是共享经济的本质。

但是,二手物品作为非标商品,如何将二手物品标准化及如何在平台规则上做好对买家的保护,对释放这一需求将起到决定性作用。

腾讯形成了跟阿里几乎相当的循环经济布局:转转对标闲鱼,京东旗下拍拍二手,以及京东投资的爱回收、极客修则形成了从回收到维修再到优品的垂直布局,阿里投资了回收宝,后者也拥有回收、优品、租赁和维修的完整生态布局。

而腾讯系三大王牌则偏向照顾流量端,拍拍和爱回收的优势都在B端。根据比达咨询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3月份,闲鱼APP月活用户数达到2439.9万人,转转月活用户数达1142.9万人,在C2C模式上的二手电商交易领域,基本上被闲鱼和转转瓜分完毕。

责任编辑:

相比之下,美国二手交易的市场占比远远大于我国。因为中国人口众多的原因,渐渐追上人美国的零售总额。今年1月,据国际市场调查机构eMarketer报告显示,今年中国国内零售总额有望达到5.6万亿美元,比美国高出1000亿美元,跃升为全球第一大消费市场。可见,中美两国在零售规模上已经非常接近。然而拿二手交易的市场进行对比,却发现双方差距非常之大。

阿里和腾讯是中国互联网的两极,大多数互联网市场的竞争都能看到这两家的身影,媒体以两家企业创始人的姓氏,将这些竞争形象地命名为“两马战”。如今“两马战”的战火正在循环经济领域蔓延。

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年度中国二手电商发展报告》(下文简称:2018报告)数据显示,二手交易电商平台市场中,闲鱼占比第一达到70.7%,其次是转转占比为20.38%,拍拍二手为6.37%,爱回收为3.18%。

不过,在租赁平台上腾讯布局没有阿里全面——阿里近期投资衣服租赁平台“衣二三”,其投资的回收宝拥有数码租赁平台“拿趣用”,蚂蚁金服更是投资了户外装备、3C数码、图书等类目的10+共享租赁平台。腾讯在租赁业务上依然靠京东,京东保租主打3C,京东金融上线京东e租,基于小白信用分来给用户授信免押金,均是小试牛刀。

中国互联网领域的拓展都逃脱不了巨头的控制,近几年兴起的外卖领域、共享单车领域都有巨头的影子,二手电商市场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没有互联网巨头的介入,二手电商市场不可能繁荣发展地那么快。纵观目前二手电商市场的竞争,说到底还是巨头之间的模式之争。

不甘示弱的腾讯依靠两大外援

卖家VS买家谁更重要?

共享经济已死,循环经济永生

这种轻模式非常适合中国电商之王的阿里,有着天猫、淘宝巨量的商品交易行为在前,“一键转卖”在一定情况下解决了二手商品价格制定、品质定义的难题。因为有一手商品的交易价格和信息做支撑,买家的信息不对等地位问题相对的解决了。这是阿里自己的优势,在发力C2C上,传统电商领域的积累一定程度可以做到卖家和买家兼顾。相比之下,没有大型电商平台为依托的二手电商C2C模式则很难实现这个矛盾的统一。

原标题:阿里狂加码,腾讯请外援,这里是两马新战场

《2018报告》显示,在调查问卷中,二手电商平台的使用人群主要集中于小于25岁人群占比38.22%,其次是31-41岁人群,占比31.21%,大于41岁人群占比为10.19%。数据中也证实,年轻人更喜欢二手闲置物品的交易。在二手车、二手奢侈品上,同样是年轻消费群体为主。

图片 1

腾讯系几个二手电商平台,因为没有一个强大的电商帝国作为后盾。发展C2B2C模式更符合它们的现状。

如果说“消耗”和“浪费”是中国消费的主流,那么二手交易就进一步促进了用户对物品的消耗和浪费,实现“物尽其用”,比如用户愿意参与回收很可能就是想要购买新品。循环经济可以提高物品利用率,降低物品使用成本,进而刺激人们更多地使用物品,是新是旧已经不是核心问题,这跟共享经济有异曲同工之妙:共享出行的结果是刺激了出行需求,让出行市场更加繁荣。

其实C2C与C2B2C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更多地为卖家提供方便,还是为买家提供方便。二手物品作为非标品,关于价格、品质定义、售后服务方面有着非常复杂的现状。因为二手物品卖家也是普通消费者,无论专业性、服务意识都有着不小的欠缺,而二手物品买家同样存在专业性不足,并且在二手交易中处在信息不对等的地位。这种买卖双方的关系,决定了二手电商的特点。

阿里在循环经济上正全面落子,闲鱼扮演核心旗舰角色,天猫、淘宝、蚂蚁金服深度参与其中,在外围则投资了大量的循环经济相关公司,涉足回收、租赁、优品、维修等主要环节。

竞争的下一站:效率与信任

在循环经济上,想要连接一切商业的腾讯不甘示弱。

C2C与C2B2C重要的区别,就在于平台一方是否将二手交易环节中,物品的审核、翻新、消毒等环节纳入到运营模式中。年初闲鱼正式上线“闲鱼优品”频道,该频道提供品牌自营及授权的官方闲置、品质二手、样品旧款等类型商品,算是对C2B2C的尝试,不过从业务的结构上仍然还会是以C2C为主。相比之下,转转与拍拍二手在扶持C2B2C的力度就强大的多。

还有一个是京东,进行生态布局。腾讯将拍拍和易迅打包给京东获得了后者的股份,京东基于新品购物场景也已切入闲置电商业务。去年底,京东发布二手电商品牌“拍拍二手”,主营三大业务:回收、优品和个人闲置交易,以平台化的运营思路,整合回收、检测、再加工、销售等逆向供应链资源,做品质二手。基于京东的优势,拍拍二手的重心是C2B回收和B2C商城。B2C是京东的优势,业务是京东二手优品;C2B回收不是京东所长,所以京东今年7月与老虎环球基金一起领投了电子产品回收平台爱回收1.5亿美元,同一时间,京东物流领投、爱回收又跟投了3C
数码售后维修O2O 平台极客修,后者成为“京东服务+”维修业务的承接方。

二手电商可期?

中国二手经济正在大爆发,2016年就有数据显示中国每年的闲置物品交易规模已突破4000亿元,从闲鱼年交易额即将突破1000亿来看,这个数据可能还是保守的。

京东复活拍拍二手的想法是想C2C与C2B2C兼顾,于2019年4月16日拍拍二手发布的新版本中下线发布闲置功能、发布白拿商品功能、以及集市服务,重点转向可信可溯源的京东转卖与备件库商品。标志着,拍拍二手正式向C2B2C模式转型,加之与爱回收合并,必会坚持走C2B2C模式。

图片 2

而且,闲鱼官方披露2018年平台的交易总额为1000亿元,也就是说二手交易电商占到整体市场大概三成的规模。

理论上可认为,前几年如火如荼的共享单车本质是互联网租赁平台,腾讯系的美团已收购摩拜单车,阿里则将赌注押在了哈罗单车以及潜在的ofo上。当我们从回收看到维修再看到租赁就会发现,今天的循环经济两马战,正是当初的共享经济大战的延续。

归根结底,C2C还是C2B2C,只不过是卖家重要还是买家更重要的一个选择题。

“共享经济”,是2015年十分热门的概念。汽车座位、家庭餐桌、闲置房屋、空余时间,许多资源均被所有者拿出来分享,追求“使用权”而不是“所有权”成为流行生活方式,经过几年赛跑,在世界范围内落地的只有出行(Uber)和住宿(Airbnb),在中国落地的主要是出行。共享单车是不是共享行业一直有不同看法,因为它不是个人共享,但事实上物品本身确实被很多人共享——对于这些独占式资源的分享,更准确地说法是“分时经济”。

可以说,是消费型经济的转型的持续推进,商品消费的发达,为二手交易市场带来了快速发展的土壤。

图片 3

二手交易并不是个神秘事,早在二手电商出现之前,各个城市里都有非常知名的跳蚤市场、旧物市集等区域,各个大学里几乎也都有跳蚤市场,用于满足大学生年轻群体进行闲置商品交换。但区域内的闲置物品数量有限,与实际的刚需性消费不匹配,以及线下二手回收对价格“压榨”到极限,导致许多人宁可把闲置的物品送给朋友或丢掉,也不想拿出去卖。货源的稀少,决定了传统二手交易的规模难以做大。

9月6日,二手回收平台回收宝宣布获得了C1轮融资,由阿里巴巴集团投资,双方此后将在多个场景和业务线上深度合作。

没有电商之前,将二手物品卖出去是个很不划算的买卖。例如曾经火遍大街小巷的钢盆换手机的小商贩,他们用极低的成本就将二手手机回收,苦于没有卖手机渠道的用户很多只能无奈的将手机换掉。在传统二手交易中,回收二手物品的“中间商”们拥有绝对的定价权,他们为了利益最大化会拼命地压价,而且通常线下二手交易涉及多层级的渠道,层层“盘剥”下,二手物品的价值被极大的“稀释”,回收价太便宜了,也是许多用户宁可丢掉二手物品,也懒得卖出去的原因。

蚂蚁金服在循环经济的布局重点围绕信用租赁行业,今年其已投资十几家相关公司,从天使轮到E轮都有,包括领投数码3C试用租赁平台“探物”数千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旅行装备短租平台“内啥”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此外还投资了3C数码、图书租赁、长短租公寓等领域的创业公司,芝麻信用的“信用生活”频道还将对上述业务开放入口。

天浩认为,无论AT在二手电商领域怎么竞争,始终都离不开解决“效率与信任”的问题,这是所有平台商们始终无法回避的考验。对于卖方而言,关心的是怎么卖得又快又省心又值,对于买方而言,怎么买的又值体验又好,而买卖双方都有一个交易的期望值,交易期望值就决定了交易的效率。

循环经济是另一种形式的共享经济:它延长一个产品的生命周期,在一个用户不需要后可以继续被另一个用户使用,形式各不相同。回收宝将回收的手机分类为:优品、良品、残次品三个等级。优品用来二次销售,良品被拆解后进入维修市场再次流通,残次品则直接被环保处理并回收贵金属——这正好对照一个物品被循环利用的三种主要方式:二手销售/翻新销售/拆解回收。

消费升级带来的闲置物品指数增长,以及二手电商平台的发展为中国二手市场的交易带来新的破局点。二手闲置物品的刚需是永存的,对于学生或刚刚步入职场的年轻人,以及收入一般的用户而言,购买二手闲置物品是个非常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