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大学:如何发微信语音,是情商问题

导读:自微信横空出世以来,它能取代手机,作为现代通信主流工具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歇,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微信作为一种社交工具基本实现了生活、工作、交友等方面的大部分沟通功能,有人预言语音功能更是给通讯商带来极大的压力。

图片 1

然而数年过去了,通信运营商依然活得好好的,虽然电话通信的数量大大减少了,甚至语音功能在年轻群体中遭到一部分人的反感。

自微信横空出世以来,它能取代手机,作为现代通信主流工具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歇,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微信作为一种社交工具基本实现了生活、工作、交友等方面的大部分沟通功能,其中语音功能当初还被看做“通信运营商”的终结者。

图片 2

然而数年过去了,通信运营商依然活得好好的,虽然电话通信的数量大大减少了,但微信语音的功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受欢迎,甚至在年轻群体中遭到一部分人的反感。

微信2016年用户报告显示,虽然年龄在55岁以上的人群仅占微信用户基础比例的1%,但这部分用户每发出5条消息中,就有1条是语音信息,而21岁以下用户,每发送10条消息中才有1条是语音信息。

微信2016年用户报告显示,虽然年龄在55岁以上的人群仅占微信用户基础比例的1%,但这部分用户每发出5条消息中,就有1条是语音信息,而21岁以下用户,每发送10条消息中才有1条是语音信息。

实地调研中年轻人对语音的评价更是非常不好,越来越多不分场合、不分对象的语音交流被诟病,如何审时度势地发语音,也渐渐成了情商学里的一部分。

实地调研中年轻人(尤其是职场)对语音的评价更是非常不好,越来越多不分场合、不分对象的语音交流被诟病,如何审时度势地发语音,也渐渐成了情商学里的一部分。

为什么大部分人仍然宁愿打字交流呢?这并不单纯是情感偏好问题。

为什么大部分人仍然宁愿打字交流呢?这并不单纯是情感偏好问题。

首先,人扫描文字信息与解读文字信息大约是语音转化理解效率的12-17倍(来源于FBI相关研究),这一点很好理解,文字映入视觉系统与解析内涵几乎是同步进行的,而语音需要较长的延迟再加工。

图片 3

图片 4

首先,人扫描文字信息与解读文字信息大约是语音转化理解效率的12-17倍(来源于FBI相关研究),这一点很好理解,文字映入视觉系统与解析内涵几乎是同步进行的,而语音需要较长的延迟再加工。

其次,受信息承载形式与视觉听觉系统与大脑解析能力的关联性,语音的上下文连续解读效率较低,且受微信交互设计的问题,需要不断介入点击的动作打断大脑的理解转化过程。

其次,受信息承载形式与视觉听觉系统与大脑解析能力的关联性,语音的上下文连续解读效率较低,且受微信交互设计的问题,需要不断介入点击的动作打断大脑的理解转化过程。

而且经常出现听到后面的语音内容想不起最开始的情况,在长语音的情境下更是一场灾难。

而且经常出现听到后面的语音内容想不起最开始的情况,在长语音的情境下更是一场灾难

最后,文字理解更符合中国人富有内涵的交流方式,不仅仅是文字,诸如承载了文字解释的表情包也同样具有这样的功能,这一点不需要太复杂的例子,比如生气这种情绪,在年轻人的世界中,一分钟的语音都没有“呵呵”两个字的内涵丰富。

最后,文字理解更符合中国人富有内涵的交流方式,不仅仅是文字,诸如承载了文字解释的表情包也同样具有这样的功能,这一点不需要太复杂的例子,比如生气这种情绪,在年轻人的世界中,一分钟的语音都没有“呵呵”两个字的内涵丰富。

最重要的的一点是——语音对比与文字受环境与场合限制较大,通常语音的发送方没有办法提前预知接收方所处的情景和状态。

最重要的的一点是
——语音对比与文字受环境与场合限制较大,通常语音的发送方没有办法提前预知接收方所处的情景和状态。

这也是语音饱受人们诟病、引起很多人反感、甚至造成了“学历越低越喜欢发语音”这样的高争议话题的原因,在公关领域这一点我感同身受,许多不合时宜的语音确实让人愤怒。

这也是语音饱受人们诟病、引起很多人反感、甚至造成了“学历越低越喜欢发语音”这样的高争议话题的原因,在公关领域这一点我感同身受,许多不合时宜的语音确实让人愤怒。

图片 5

无论你是在做饭、游戏、或是看电影时,如果你的微信突然响起语音接通的提示,你的第一心情是什么?我想大部分人是无奈与愤怒,然而这种情形并不少见。

无论你是在做饭、游戏、或是看电影时,如果你的微信突然响起语音接通的提示,你的第一心情是什么?我想大部分人是无奈与愤怒,然而这种情形并不少见。

饱受年轻群体诟病的领导层便是这类人的集中领域,无论时间、场合、情景、是不是下属的自由时间都会突然要求你接通语音、或是连续发十好几条超长语音,受身份限制大部分人没办法明说,这种愤怒转而都转嫁在了语音功能本身上。

饱受年轻群体诟病的领导层便是这类人的集中领域,无论时间、场合、情景、是不是下属的自由时间都会突然要求你接通语音、或连续发了多条语言,受身份限制大部分人没办法明说,这种愤怒转而都转嫁在了语音功能本身上。

此外,图书馆等不适宜听语音的地方、公交车等嘈杂更本无法听语音的场合、以及任何不方便但又没有随身携带耳机的情景,都让语音成了一种“恶心人”的交流方式,虽然语音的发送者本身并没有恶意,但的的确确给接听者造成了极大困扰。

此外,图书馆等不适宜听语音的地方、以及任何不方便但又没有随身携带耳机的情景,都让语音成了一种“恶心人”的交流方式,虽然语音的发送者本身并没有恶意,但的的确确给接听者造成了极大困扰。

图片 6

陌生人第一次加微信直接发语音,虽然不乏“自来熟”的人,但大部分人还是持有自我保护意识,无论是客户还是任何人,一个陌生人第一次对话就以语音形式确实让人很难接受,甚至让人感觉很没有礼貌。

并且还有一种情况尤其值得讨论——陌生人第一次加微信直接发语音,虽然不乏“自来熟”的人,但大部分人还是持有自我保护意识,无论是客户还是任何人,一个陌生人第一次对话就以语音形式确实让人很难接受,甚至让人感觉很没有礼貌。